您的位置 : 首页> 家妻难追

更新时间:2019-11-19 18:01:27

家妻难追 连载中

家妻难追

作者:分类:古代言情

一纸休书,云小小成为下堂妻。 原以为生活将永无光明,后来才发现,原来生活也不过如此。 捡个丫鬟,抱个金主,从此日子过的风生水起。 却不想前夫找上门...展开

家妻难追_精彩章节试读:

她不知道的是,上回大伙看了她的绣品后纷纷感到无地自容,如今见到本人,那自然还是有些羞愧的。

云小小看不懂她们脸上怪异的神色,她左右看了看,还是没看见媚娘。

倒是一旁的云灵看出来她在找人,问道:“小姐,你在找谁啊?”

云小小:“你媚娘姐姐。”

“找媚娘姐姐做什么?”

“道谢。”

“哦。”得到答案云灵便松开了云小小的手,小短腿快步跑到对面有绣娘的地方。

云小小只觉得手心一空,还没反应过来,云灵就已经跑了。

她眉头微蹙,出声小声的喊道:“灵儿。”

她可没有忘记上回大伙讽刺她的模样,云灵是自己的人,她怕她们也会对像对她那样对云灵,说话伤她。

想到此,她连忙抬步跟上,却不想,走到一半,那丫头就转头回来了。

“小姐小姐,我问到媚娘姐姐的消息了。”

云灵个子矮,还没发育好,加上之前营养不良,整个人看上去极瘦。

她又是个性急的,转身就快步向云小小跑来。

云小小担心她,不由的出声道:“你慢些。”

云灵哪里管得了那么多,直接三两步跑了过来,一双眼睛亮晶晶:“小姐,刚才那边的绣娘姐姐告诉我,媚娘姐姐出门了,一时半会好像回不来。”

云小小一愣,出门了?

云灵见她微愣,不由继续问:“小姐找媚娘姐姐是有什么事吗?”

有事?那倒没有,不过是想要感谢她帮自己夺得这次机会罢了。

既然不在,那就算了。

她摇摇头,“无事,我们走吧,回家。”

云灵点了点头,一大一小朝着门外走去。

.......

而云小小心心念念的媚娘此时正在一座大院里赏花呢。

她身子娇媚,似是没骨头似的半趴在后花园的凉亭内,看着不远去的寒梅啧啧出声。

“这可真是太败家了,这诺大的后花园,竟有四分之一的地拿来种梅花,啧啧啧,真有钱!”

“我在外面辛辛苦苦赚钱,他这么浪费,我这个心啊,好疼~”

“败家子啊败家子,哎!”

“..........”

一连串的抱怨自她嘴里吐出,她嘟着嘴满脸心疼。

旭日来的时候,就听见这个女人正大逆不道的骂主子,他嘴角难得的抽了抽,然后手半握成拳,放置嘴边,轻咳了一声。

媚娘原本软绵的身子瞬间绷直,她僵硬的转头,嘴角还带着谄媚的笑。

结果在看到旭日那张冰块脸时,瞬间破裂,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脯,一边以媚眼瞪他。

“人吓人,吓死人,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差点就归西了。”

旭日:“.......”

恐怕是你自己心虚吧!

他抿了抿唇,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看了她一眼,皱了皱眉:“你不冷?”

媚娘一愣,差点没反应过来。

然而在看到他打量自己的眼神时,她顿时明了,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:“当然冷了。”

旭日:“......”

冷你还穿这么少,女人,可真是个难懂。

媚娘也不管他,直接开口问:“主子可醒了?”

旭日:“还未。”

媚娘:“.......”

她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,她怒气冲冲:“没醒还叫我一大早过来,逗我玩呢?”

旭日看了她一眼,淡定的回答:“大概是吧。”

媚娘:“.......”

从清晨到响午,媚娘终于见到了自家主子。

书房内,男人打着哈欠窝在椅子上,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,以一根发带绑着,衣服也随意的套在身上,毫无形象可言。

媚娘看了一眼,直觉看不下去,她犹豫了半响,还是皱眉开口道:“主子,你好歹也注意一下形象。”

男人闻言,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,问:“什么形象?我觉得我这般挺好的。”

媚娘想要反驳,抬头看了一眼之后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好吧,的确挺好的,有些人天生就有这么一副好皮囊,不管怎么作死,都能让人觉得他风流倜傥,赏心悦目。

好死不死,她主子就是这一类人。

媚娘无话可说,她耸耸肩,问:“主子一大早便将我唤来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“找你来自然是要事,不然你以为你主子闲的慌吗?”

男人懒洋洋的开口,一边说话还一边打哈欠,睡眼惺忪,一副没睡醒的模样。

媚娘嘴角抽了抽,心想:可不就是么,你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,这模样像是有要事?

当然了,这话她只敢在心里说,万不敢说出来的。

她家主子看上去好说话,其实是个凶狠的主,早些年她可是亲眼见识过的,这会断不可能作死。

她沉默着,没有说话。

男人修长的手指在桌面有节奏的敲着,良久,他问:“绣衣坊生意如何?”

谈到正事,媚娘便正了正脸色,她道:“盈利状态,没有亏损,看样子,日后的生意会越来越好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轻轻应了一声,然后又问:“百里家那边如何?”

媚娘闻言,眉头一皱,摇了摇头:“那百里家很是狂妄自大,得寸进尺,背后的主子更是,我们出的价格他并不满意,直接回绝。”

桌面上的手指节奏骤停,媚娘心中一紧,抬头看去,只见原本懒洋洋的男人此时正眯着眼,眼里流光溢彩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只一眼,她便收回了目光,低着头默默的等待吩咐。

良久,她听见主子冷笑了一声,然后道:“有意思,既然如此,那便加钱。”

媚娘:“!!!”

她猛然抬头,“可是主子,我们的价格已经是......”

后面的话她没敢继续往下说,因为男人的目光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,眼里寒光肆意。

她抿了抿唇,衣袖下的手心有些出汗,低头回答道:“是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满意了,桌面上的节奏再次响起。

媚娘心下松了一口气,“如此,媚娘便告退了。”

说完就要转身,却不想,男人突然开口,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看着媚娘问道:“那小丫头如何?”

小丫头?哪个小丫头?

媚娘一时之间有些懵,她抬头看向男人,眨了眨眼。

男人对此似乎有些无奈,他皱了皱眉,声音有些冷,道:“云小小。”

媚娘:“!!!”

主子突然问这个干什么?难不成.......

她不敢随意猜测,只好老实回答:“小小儿挺好的,是个乖巧的人,一门手艺也是不错的。”

男人挑眉,眼里飞快的划过一抹什么。

他闻言点了点头,“嗯,多照顾照顾她。”

媚娘再次大骇,这这这......

这次没等她说话,男人便朝她挥了挥衣袖:“回去吧,我要再去睡个回笼觉。”

媚娘心下还没能完全平复,只好说了声是便退了出来。

主子和小小儿,小小儿和主子,他们.......啧啧啧,莫不是主子终于要铁树开花了不成?

那小小儿不就是未来主母?这这这....呼,这可是个大消息,她得好好捋捋.....

.......

回去的路上,云小小还是带云灵去了一趟书肆,两人站在门口僵持不下。

云小小看着身边怎么说也不肯踏进店门一步的云灵皱了皱眉,她低头看向她,问道:“怎么了?出门前不是说好了吗,给你买一些书和纸笔。”

云灵嘟着嘴,她怎么也没想到小姐真的带她来书肆,她虽不了解,但也知道笔墨纸砚那是文人墨客用的东西。

既是文人墨客用的东西,那自然是很贵的,她不想小姐为了她花钱,她们很穷的…..

低着头,她咬着唇道:“小姐,我们回去吧,家里还有纸呢,用不着买。”

云小小:“不是昨天就用完了吗?”

云灵不肯进,拉着云小小的衣摆往后走,“反面也可以写,只是拿来练字而已,不用看清的。”

云小小:“.......”

小姑娘一心一意为她省钱,反倒让她觉得不好意思。

无奈的看了她一眼,罢了,她既然不愿进,那便算了。

下回自己来买就好了。

云灵是一点都不知道自家小姐心里的那点小九九,她见小姐松了口,开心极了,连忙拉着云小小就往街上走。

云小小无奈,只好跟上她的步子。

却不想,她前脚刚走,后脚一道白衣少年便出现在书肆旁边的巷口,皱着眉,愁眉不展。

他看了一眼眼前的街道,路上人来人往,成双成对。

他着实有点烦闷,少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然后看向身后的一群人,问道:“如何?可有下落?”

众人连忙低头:“回白公子,没有找到。”

白公子,可不就是白玉么。

似乎是意料之内,他听到答案没有太多的神情,只是再次长叹了一口气。

随意的挥了挥手,他道:“继续找,多打听打听,不能遗漏任何一个地方,人,必须找到。”

众人点头:“是。”

白玉:“去吧。”

话音一落,身后便没了声音,白玉终于忍不住挠头苦恼,啧,二夫人一个姑娘家,能去哪啊!

这诺大的麒龙,他要去哪找人啊!

哎呦,烦死人了!

.......

媚娘回来的时候还是惊魂不定,她出书房的时候逮着旭日问了半天,硬是没有问出个什么东西。

可对于主子要她照顾云小小这事,她是真觉得特别惊奇。

主子是谁?能入他眼的女子恐怕还未出生,可如今主子亲口念叨上一个姑娘,那可真是.....太阳打西边出来。

一路猜测不断,硬是没想明白,她想着等哪天有空不如亲自问问云小小,说不定就明白了。

可她不知道的是,对于自己被人盯上这事,云小小自己也不知道。

自回了家,她便带着云灵一连窝在家里好几天,拆开那个金贵的包裹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套上好布料的成衣。

款式大方,色泽金黄,如此,不说是贵人的衣裳她都不信。

云小小摸了摸料子,手感丝滑,她没有记错的话,这应当是上好的金蝉丝。

因为之前她还在百里府的时候,经常看见百里风穿来着....

想到那个男人,云小小难得的有一些出神,看着外面洁白一片的庭院,只一会便收回了视线。

摊开图纸,上面的衣裳与包裹里的一模一样,唯一有差别的应当是上面的刺绣。

自衣领到衣袖,再到衣摆和后面的拖地长摆,图案皆不相同,整个画卷看上去端庄大方,得体高贵。

光是看着画,云小小就有种惊艳的感觉,眼里闪过一抹满意,她便开始着手进行刺绣。

不同于之前的荷包,刺绣衣裳是个大工程,加上布料金贵,她只能放在屋子里的软榻上进行刺绣。

这两天忙着衣裳的事,倒是云灵她没有顾忌太多,等到从屋子里出门的时候,就看见小姑娘正拿着铲子在院子里铲雪呢。

微微一愣,她喊她,“灵儿。”

云灵正埋头苦干来着,背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呼,她扭头就看见云小小站在屋檐下,一脸担忧的看着她。

云灵眼睛一弯,欢喜的喊:“小姐。”

丢下手里的铲子,她拎着裙角小跑过去,像条狗儿似的抖了抖身上的杂雪,她抬头看向云小小,“小姐怎么出来了?外面可冷了。”

这座小院也算是个好院子,冬日里不但有火盆,还有暖炉。

软塌下放些柴火,一整个屋子都是暖洋洋的,只不过会费些柴火罢了。

想着现在自己已经可以挣钱,前两日便托人买了些柴火,一大早云灵就起床趁着烧早饭的时间把柴火烧好。

云小小刚起床,云灵便已经将她的屋子收拾妥当。

瞧着鼻尖都冻红了的小姑娘,云小小有些心疼,她摸了摸云灵的手,冰凉入骨。

微微皱眉,她道:“怎么在外面玩?这么冷的天,怎么不在屋子里休息?”

云灵的屋子也是有软榻的,想到之前云灵不肯给自己屋子里添上柴火,云小小心下就有些了然。

她皱了皱眉,问道:“你是不是又没有给自己屋子里添上柴火?”

云灵一噎,似是没想到小姐的话题转换的这么快。

一看她这个反应,云小小便明了。

家妻难追_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家妻难追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家妻难追 阅读全文